「滨州工匠」滨州港建设者:脚下风波如吼 我自淡定工作

发布时间:2017-01-24 00:00:00

    

C:\fakepath\15db0008107379988e04.jpg


  承载着几代滨州人港口梦的滨州港于2015年实现运营。时至今日,滨州建港人仍然奋斗在寒冬腊月里,近日笔者走进滨州港建设现场,探访那些为滨州港2×3万吨液体化工码头如期运营赶工期的建设者的工作和生活。 


       

C:\fakepath\15d80000409b3df8c594.jpg


  笔者在滨州港2×3万吨液体化工码头建设现场看到,这里已经没有了昔日机器轰鸣的繁忙建设场面,巨大的码头主体已经浮出水面,像一条巨龙的身躯,向大海深处延伸。“我们严格按照要求倒排工期,确保滨州港2×3万吨液体化工码头按计划实现正式运营。”滨州港务集团液体化工码头有限公司监理人员张凯说,“码头近期工作主要是人工施工扫尾,为下一步港口运营设施的安装做好充分准备。很多施工机械无法贴靠的工作只能借助人工来完成,这个阶段是我们工人最辛苦的时候。”“这也是考验我们的工人师傅经验、技术和责任心的关键阶段,”同行的监理人员张洪村说,“他们的工作质量直接决定着液体化工码头能否顺利开工运营。” 远远望去,长长的码头堤岸上,到处是穿着橘黄色工作制服、戴着安全帽埋头工作的工人。在几个大型工程机械的映衬下,他们的身躯显得那么渺小,仿佛负重前行的蚂蚁,港口的气温比当日平均气温低2℃左右,一股股“白雾”从工人们的鼻孔不停地冒出。“天气虽然有些冷,身上却热乎乎的,”来自日照的扳丝工人卢师傅说,“我基本是拧一个螺丝一身汗。”卢师傅的工作是负责拧紧每个系船柱上的5个直径5厘米左右的大型螺母,先用短柄扳手拧紧每个螺丝,再用2米左右的长柄扳手加固,经常需要两个人同时推动长柄扳手才能加固螺丝。“拧紧每个系船柱的5个大螺丝差不多需要1个小时。”卢师傅说。  

         

C:\fakepath\1590000d1a832ac73a3b.jpg


  在这些主要靠人工的工作中,不但有固定系船柱这样的力气活,更有不少细致的活,就像张洪村的形象比喻,“建设港口不但需要汉子的猛劲,更要有大姑娘的绣花心”。在防波堤边缘上,跨腿坐着正在抹灰面的蔡师傅,任身后狂风如撕,一手端着灰板,一手拿着抹板认真搜寻着岸面凹凸和微小缝隙,经他手中锃亮的钢抹轻轻滑过,留下的是如绸缎光滑的岸面。“这活儿慢不得,也急不得,”他说,“就得细心再细心,稍一疏忽,留下一个漏洞或裂缝,都可能使码头护岸被破坏,进而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。”“护岸也盖棉被?”眼前的一幕让笔者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面前一段护岸被十几床棉被严严实实地盖着,一位老师傅仔细检查棉被盖得是否平整严实。这时,张凯解答了笔者的疑惑。在气温较低的冬季,为了保证新修整护岸表面混凝土凝固达标,工人们自创了这种保温方法。“在这里,你会看到很多没有专利的发明和创意,这都是一线工人多年经验和智慧的结晶。”张凯说。  

  工作间隙,33岁的浇筑工人蔡占刚用手机拍摄港口建设视频。“我的老婆和孩子都说港口的景色很美,我们约好了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一起来这里玩。我们也做一回港口真正的游客。”小蔡说。据张凯介绍,滨州港2×3万吨液体化工码头主体总长673米,由33个巨大沉箱组成,为了实现预期运营目标,全体建设人员正日夜奋斗在这段长长的堤岸上,争分夺秒推进每一项工作。他们有的来自阳信、无棣等市内县区,有的来自日照、辽宁等地,不论远近,他们与港口相守的时间都是与家人在一起时间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。家就在北海经济开发区的张洪村,虽然离家只有20多公里,但回家对他来说却是件很奢侈的事,经常乘船到港池深处施工现场监理工作,因为信号不好连电话也没法给家里打一个。“已经习惯了。”张洪村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转自滨州日报

bzscjjt@163.com 0543-3790888 0543-3226186